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AD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母婴百科 > 正文

缪建民:中国可以从日本“失去的二十年”中学到什么?,thalmiclabs

来源:简单百科整理 编辑:www.pubyd.com 时间:2018-06-16

原标题:缪建民中国可以日本“失去的二十年”中学到什么

人口老龄化降低社会总需求

从人口因素看,少子化伴随人口老龄化加剧,导致社会总需求萎缩,进一步增加了“泡沫经济”破灭后经济复苏的难度。泡沫破灭后,日本社会陷入一种低沉的状态中,年轻人晚婚、不婚,进而导致晚育甚至不育,使日本人口难以正常增长,驶入少子老龄化的快车道,一代年轻人被称之为“平成废物”。

一方面,人口少子老龄化使得劳动人口占比持续下降,直接拉低了日本的经济增长率。1990年代日本经济陷入长期衰退,除了“泡沫经济”提前透支经济发展成果以及金融危机的冲击等因素外,人口少子老龄化、劳动年龄人口占比持续降低同样成为拖累日本经济增长的影响因素,并且这种影响是持续的,长期的,甚至可以说是根本性的。数据显示,1990-2007年,美国工作年龄段人口增长了23%,工作年龄段人口的人均GDP增长了31.8%,GDP增长了66%;日本工作年龄段人口下降了4%,工作年龄段人口的人均GDP增长了31%,GDP增长了25%。对比美国和日本的数据看出,这一时期两国工作年龄段人口的平均经济产出基本相同,两国之间GDP增长的差距主要是受人口结构的影响。

缪建民:中国可以从日本“失去的二十年”中学到什么?,thalmiclabs

另一方面,人口少子老龄化提高了社会负担,将从根本上拖累日本长期经济增长。1980年代起,日本少年抚养比不断下降,老年抚养比持续上升,社会抚养比在二者的此消彼长之间于1991年降至43.3%的低点。1997年,日本社会的老年抚养负担开始超过少年抚养比,二者均近22%。2014年,日本社会抚养比又回到战后初期的水平,约63.3%,但此时的日本社会主要的供养负担则变为老年人,其中,老年抚养比44%,少年抚养比19.3%。受此影响,日本近年来社会福利成本高涨。目前政府支出的三分之一用于社会福利,政府财政赤字逐年上升。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预测,日本社会的老年抚养负担将在未来成为抬升社会负担的根本原因,在2075年时达到峰值,预计约为85.5%,少年人口抚养比则持续稳定在15%左右的水平,届时,社会抚养负担将超过100%。从日本的情况来看,年轻人晚婚、不婚,进而导致晚育甚至不育,使日本人口难以正常增长,形成社会少子化现象,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称为“国难”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,日本年轻人价值观多元化,不少人乐于享受,,却不愿承担家庭负担。而且,年轻人收入普遍过低,无力结婚。另一方面,日本的养老金等福利制度负担沉重,难以为继,让青年人倍感悲观,不愿承受更多社会负担。尽管日本政府对此也采取了一些措施,比如建立育儿休假制度、普及对伤病儿童的护理休假制度、扩大幼儿园、增强对婴幼儿和孕妇的保健服务等,但是低生育是一个结构性问题,在教育、社会保障、女性独立等方面的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时,单纯靠政府宣传引导,或只从一方面入手解决是难以奏效的。周而复始,少子化问题也就越来越严重。

缪建民:中国可以从日本“失去的二十年”中学到什么?,thalmiclabs

 

(责编:朱江、仝宗莉)

栏目分类

网站首页-版权申明-联系我们-网站地图-XML地图

健康百科-母婴百科-职场百科-情感百科-知识百科-历史百科-民俗百科-百科词条

Copyright © PUBYD.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9065192号

Top